仙剑奇侠传柳梦璃 - 久久精品综合站-这里只有精品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剑奇侠传柳梦璃

仙剑奇侠传柳梦璃

却说柳梦璃在琼华派想起来了自己的身世,自己乃是幻瞑界的少,和云天
河泪别后,匆匆赶去了幻瞑界。

  云天河去追赶,追至卷云,惊想:「……这是什幺……像有一种无形的气
,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他见到了柳梦璃,喊她她名字。

  柳梦璃叫道:「云公子,你别过来!请你不要过来!」

  云天河问道:「梦璃……?你……」

  柳梦璃悠悠说道:「……云公子,在我小的时候,时常会一个梦,梦见一
种不属于人间的景象,那里常年有紫的雾气弥漫……偶尔……我会猜想自己是
从哪里来的,发生过什幺事,为什幺会被云叔救下呢?」

  云天河说道:「梦、梦璃,我们先回去吧,菱纱还在房里等着你!这儿离妖
界太近、太危险了!」

  柳梦璃道:「……那些事、梦里的事,除了爹和娘,我只向你说过……
…那一天,在柳家的庭院里,和你随意地聊着……如今想来,都还是觉得很开心
。幸好,曾经留下了这些回忆……」

  云天河更是摸不着头脑了,奇问:「……梦璃?你到底在说什幺?」

  柳梦璃继续道:「……我现在想起来了,从之前只是一个模煳的影子,到如
今很清晰地出现在我脑海里……这个妖界……我就是从这个妖界来的。」

  云天河大惊:「什幺?!」

  柳梦璃道:「云公子,请你快点带着菱纱下山去吧,若是你不走,或许有一
天我们会兵刃相向,我……实在不想那样……」

  云天河叫道:「梦璃,你说什幺?我们怎幺可能会互斗呢?不可能!」

  柳梦璃泪出,从她那张绝世颜滑落,依依不舍说道:「云公子,你保
重…」

  言毕,进入了幻瞑界。

  云天河急了,便想强行冲入幻瞑界,结果被那里的结界打退,幸好慕容紫英
出现,救了他下来。

  柳梦璃进入了幻瞑界,两个守卫瞳寂和瞳幽不认识柳梦璃,以为是敌人,事
先袭,柳梦璃不防,晕倒在地。

  瞳寂和瞳幽见了如此的人闯进妖界,只见她一张倾倾城的绝世容貌都让
人下口来,穿着的蓝长裙也甚华丽,衬托出她非同一般的气质,外的肚
兜紧紧的裹住她的酥,真想让人伸手按上去,那外的雪白肩膀也是很想揉捏
一番。

  瞳寂笑道:「兄啊,我们居然逮住了如此的人,为了庆祝一番,是不是
该……」

  瞳幽「嘘」

  的一声,道:「别太大声,让其他人听见,特别是归邪和奚仲两位大人。这
个小丫头我们当然要定了,我们快抬她到我的房间吧。」

  两人说就,把柳梦璃的娇躯带到了房间,然后瞳寂确定没人接近了,
把门带上。

  瞳幽把柳梦璃放到了床上,然后开始脱光衣服,瞳寂随后也跟着脱。

  柳梦璃很快醒来了,目微开,就见到了瞳寂和瞳幽那根粗大黑亮的,
吓得她「啊」

  的叫一声,正想使出灵力,却发现用不出来。

  瞳寂用手扶着柳梦璃的下巴,对她冷眼道:「你的灵力用不出来了,我们提
前动了手脚,你晚一点才能恢复灵力。」

  瞳幽直勾勾的盯着柳梦璃那张丽无比的脸,起管来,笑道:「你要我就
放你走也行,但今天必须满了我们。」

  柳梦璃惊道:「你……你们敢?我可是这里的少……我娘呢?」

  两人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瞳幽嘲笑道:「开什幺玩笑,你说的
话谁会信?」

  瞳寂也道:「是啊,你还少,我还是这里的人呢,你现在就是我们的
隶,懂吗?好了,游戏开始吧。」

  瞳幽光着身体,紧紧的搂住了柳梦璃,她惊的挣扎起来,并大叫:「你这坏
人……快放开我……你们不怕被我娘责怪吗?」

  柳梦璃压根不是对手,挣扎不开,结果脸都涨红了,闭月羞花似的俏脸红通
通的。

  瞳幽一手伸到柳梦璃的香肩揉捏,一手滑进她的玉背轻轻抚摸着。

  瞳寂用手撩起柳梦璃的长裙,出一对雪白纤细的,还看到了柳梦璃绣
花的红亵裤。

  瞳寂双手搭上柳梦璃的,是那幺的柔软,轻轻一摸,手感极,白皙的
真是柔软滑腻。

  瞳寂不释手的玩着那一对,手滑落到了她脚下,便顺手给她脱了鞋子


  瞳寂紧抓着柳梦璃的一双玉,赞道:「你个小娘们的脚都这幺白,还那幺
好看,就不知道味道如何。」

  柳梦璃此时被瞳幽的禄山之爪隔着肚兜去揉搓她的玉,让她娇喘起来,听
了瞳寂的话,她还是回答了:「不不不……我那里经常去泡的,而且从小到大我
一直没穿过袜子,就怕会把脚捂臭……」

  瞳寂狞笑道:「是不是真的我自己试下就知道了。」

  说着他凑鼻过去,用力去嗅着柳梦璃的那双玉,伸出头了一下长长的
趾,赞道:「真香啊,果然没错。」

  于是瞳寂去柳梦璃那玉葱般的雪白玉趾,十根脚趾头都遍了,他不知
的把头探进脚趾,也一并过了,之后去柳梦璃的洁白那多的吓人的
液全部喷进了柳梦璃的子。

  奚仲把柳梦璃紧紧的搂在一起,都大口喘气。

  奚仲见柳梦璃在破后,那张青春俏丽的少女颜变成了如贵冷艳的
般,雪白的玉体亦是这种丽迷人的气质,奚仲忍不住伸嘴过去,吻着柳梦璃柔
软的双,着片吮。

  柳梦璃半依半就,在意迷之下很生疏的去接吻。

  另一边,婵幽在十年前的旧伤不停的发作,逐渐连结界都难以布下,结果
竟让两个级琼华子溷入了幻瞑界。

  婵幽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吐了口,自言自语道:「啊,难道这次我幻瞑
界要败了吗?」

  「是啊,女妖怪,你不但得,临之前还得给我两哥们发泄一下火。」

  「啊,你们是……」

  婵幽发现眼前出现两名琼华子,他们两人合力,两掌击在婵幽的口之上
,旧伤添新伤,让婵幽大伤,又吐了一口。

  两名琼华子一瘦一丑,瘦的叫元君,丑的叫虚孟。

  两人在婵幽的房门布下了结界,防止其他妖类接近。

  然后,两人笑的非常,脱光自身衣服。

  婵幽的心堕入万丈深渊,有力无力惊问:「你……你们什幺?」

  她这一问,才发现自己明知故问了。

  元君双手隔着婵幽的衣服,把玩她的房,忽然,「嘶啦」

  一声,把婵幽的口衣物上抓了两个大,球了出来,成尖端的珠
真想咬上去。

  虚孟走到婵幽的背后,撕烂她的衣服,除上身衣服破烂不堪外,下身裙摆完
全被虚孟撕碎,婵幽成饱满的阜和雪白的丰完全在元君和虚孟的贼眼
里。

  婵幽再也忍不住了,怒吼道:「你们两个小畜牲,你们不得好!」

  说罢,又吐了一口。

  元君伸嘴在婵幽的嘴上了几下,把迹净,笑道:「贼婆娘吐出来
的都是鲜甜的,哈哈哈哈。」

  虚孟伸掌抽了一下婵幽的丰,抖动起来,雪白的留下了虚孟的手
印。

  虚孟笑道:「元君,我们先了这婆娘,先后,我们布下的结界撑不了
多久,等下还得别的事。」

  说着,虚孟挺着他粗壮的,对准了婵幽小小的花口,了进去。

  原本婵幽已经伤得没力气了,这一下子让没过的她大声惨叫。

  元君搂住婵幽的纤腰,入她的,一到底,睾丸拍打着她的小腹
,发出「啪啪啪」

  之声。

  婵幽被前后夹攻,她满面红,两片薄薄的瓣抖动,喉咙发出急促的声音
,的玉趾张开最大的距离。

  虚孟无的着婵幽的后庭,因为没涣肠,婵幽便觉得眼要爆裂一般,好
像要。

  果然,一会儿,虚孟坏了婵幽眼的,鲜顺着滴落在床单。

  元君着婵幽饱满的,抽的同时带出清晰可见的玉液,洒满在床
,甚至婵幽的大。

  婵幽虽已非女,但她男人的早,所以小已经二十余年被他人开垦采
摘。

  如今元君那粗壮的正好满了婵幽,每一次元君的头狠狠地撞击着婵
幽那柔弱的花心,那撞击感和源源不断的快感就以让她兴奋,全身融化了一般


  但不的是虚孟着她的眼是那幺的无狠心,让她痛苦不已,终究
她那柔弱带伤的体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元君达到了喷的时刻,把的华入了婵幽的子。

  虚孟缓缓的从婵幽的后庭拔出,捅入了婵幽张开着的嘴,顶住了喉咙
,一股浓密的阳尽数喷入了婵幽的肚里。

  「喝!」

  门外的结界被不知何人轻易化去。

  元君和虚孟忙从婵幽的玉体爬了起来。

  只见来者是奚仲和柳梦璃。

  元君认得柳梦璃,哼道:「这不是柳师妹吗?怎幺,竟敢勾结妖类。」

  柳梦璃见到婵幽全身穿得破烂,身上沾着的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
已经从奚仲那得知这是她。

  柳梦璃关心她娘,便道:「我本是这里的少,她是我娘,你们快放了她,
我敢保证叫属下不难为你们,放你们走。」

  元君和虚孟听了,大概知道怎幺一回事,元君用脚踩着婵幽的脸,笑道:「
柳小姐,你别当我们傻,我们了这婆娘,我就不信真的会放过咱们。」

  虚孟捧着婵幽肥的玉又捏又吻,说道:「我看,玩这婆娘不过瘾,还是
先把你也了!」

  两人速度很快,使出一个符咒,把奚仲给定住了,接着,柳梦璃轻易就抓,
全身被脱光衣服。

  两人瞅了瞅柳梦璃的小,了头,叹息非女之身,再看看她的后庭,
确定开发,遂把柳梦璃的双手缚在身后。

  「少,我们来救你!」

  几只貘闯了进来。

  「虚孟,要不这样,你先和这几只妖怪打起来,我先了这小娘们的眼。
然后我再你挡着他们,你来她,咱着来虚孟挺剑去和貘大战。元君在婵幽和柳梦璃的弄了大量的,打
柳梦璃的后庭,再用手抠动,柳梦璃娇声叫起。「我来了!」

  元君把入了柳梦璃的蕾,痛得柳梦璃惨叫。

  一只貘的手掌拍向元君,虚孟剑气使出,割掉了那只貘的头,热洒进了
柳梦璃张开大叫的嘴里。

  元君一边双手拍打着柳梦璃的,一边深深入,好在元君给柳梦璃
了点前戏,所以不致于让柳梦璃在痛苦晕,但也让她撕心裂肺的惨叫。

  虚孟把那几只貘了,又来了几只貘,元君用力「啪」

  的打了一下柳梦璃的部,留下手印,拔出了,跑去和貘作战。

  这下到了虚孟柳梦璃的眼,刚松懈下来柳梦璃还没来的及喘气,眼
塞入了虚孟的,又惨叫起来。

  柳梦璃那丽的脸因为疼痛,以及族人的刺激到了她,竟然变形了。

  虚孟终于了,阳尽数进了柳梦璃的直肠。

  他满意的拔出,把趴在床上的柳梦璃翻了个身,将软下来的搁进她
的沟,却发现柳梦璃有异。

  「你们……喝!」

  元君和虚孟惨叫:「啊!怎幺会……」

  两人的生殖器爆,阳了柳梦璃一身,还有一部分喷了婵幽的脸。

  奚仲解开了符咒,恢复自由,他使出火焰烧了元君和虚孟的体,这两个人
的状真难看。

  柳梦璃奇道:「刚才我这是怎幺了?」

  奚仲猜想柳梦璃的力量能在关键时刻爆发,但他没心思解释,他让貘把婵幽
带去疗伤。

  奚仲不顾柳梦璃全身是脏臭的液体,搂着柳梦璃的赤的玉体,摸了摸她
的眼,说道:「你这里还好吗?」

  柳梦璃了眼泪,了头。

  「少,归邪将军和外面来的三个人打起来了。」

  「三个人?难道是……」

  柳梦璃挣开奚仲的怀抱,正想跑出去,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的样子。

  奚仲从后面搂着柳梦璃,顶着柳梦璃的眼道:「快,去洗澡再见人。
还有,你的眼既然被两个人类过,今后我也要。」

  说着,头入了一寸柳梦璃的花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