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娘的教导 - 久久精品综合站-这里只有精品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师娘的教导

师娘的教导

 青峰山算不得风水宝穴之地,却也算是钟秀幽静之地。
    在这郁郁葱葱,景色宜人的山里有那么一个不入流的修仙小门派,青峰派。
    掌门徐阳子,道号青峰道人为人忠厚老实,祥和富态,乃是一介自修散仙,
    今生已是无望修成那大罗金仙了,却是想着隐修于山灵,收那么几个捣蛋笨徒
    ,教他们修炼,勿浪费了那一些修仙的人才。
    虽然修仙天赋很重要,但是道心坚毅更为重要。
    徐阳子也就盼着门派内徒之中能否有那机缘的子能一飞冲天,冲出这一
    方小天地。
    徐夫人名素芸,看着三十又几,虽不能说是貌似天仙,极品的人儿,却也算
    生的端庄秀丽,自有一股成熟妇人该有的韵味。
    和徐阳子感情姣好,在青峰山这附近一片修仙小门派中也算颇有名气的一对
    神仙眷侣。
    徐阳子为人忠厚,喜交朋友,让人感觉到是像那一位做生意的店铺掌柜,周
    围附近的散仙道友都与之相熟,颇给些薄面。
    所以青峰山呈现出一片祥和的景象。
    这天徐阳子刚和附近的各位道友们参加完鉴宝大会,御剑飞翔赶门派,心
    道:「这次鉴宝大会给素芸换来了个阮凤钗,虽说不是厉害的法器,但造型极美
    精细,相信素芸定会喜欢,给她一个惊喜。」
    心中满满的急切感,迫不及待去邀功似得正赶路,忽的听一阵哇哇哇的哭
    声。
    「咦?怎的有似婴儿的哭声,忒的奇怪」
    徐阳子手掐法决,循声而去,一道光闪,就至脚下这山间溪流边。
    只见溪流面上有一个篮子,里面包裹着一婴儿在那啼哭。
    徐阳子手掐法决,灵犀一指那篮子,那篮子便缓缓飘至手中。
    「不知是谁家的孩子,这等狠心将如此小的婴儿抛弃。哎。。罢了罢了,若
    是放手不管恐这孩子定是凶多吉少,此事有违天道。」
    「既然已遇到,说明这孩子和我似是有那份薄缘。只是这孩子天赋根骨只是
    一般,罢了,那就带你山,收你为子,至于日后有所成就,皆看尔等自身造
    化了。」
    徐阳子再次御剑拔地而起,飞往门派。
    「夫人,夫人!在哪,快来看看我带的礼物」
    素芸正督促着众子在那练剑,见夫君来,手中还捧着个婴儿,心中莫名
    不已,莫非是在外面有染?顿时醋意蒙生,怒道「这就是你给我带来的礼物?
    这是你和哪位仙子在外生下的?看我一剑刺死你个负心郎!」
    见夫人拔剑就要向自己刺来,吓得连忙摆手道「夫人,误会,实乃冤枉,此
    子是我门派途中在山林间捡到,瞧的忒的可怜,不忍弃之不理,遂带了来。
    夫人莫要动怒。」
    素芸想来也是,夫君为人老实应该不会在外胡来,应该是自己冲动了,想着
    自己竟如少女般醋意顿生,在子们面前失了体统,顿时一脸羞红。
    但又拉不下脸来。
    「哼,这是给你警告,莫不要让我抓到小辫子了!」
    说着一手抢过孩子,看着手中孩子,似是孩子福临心至,竟对素芸露出了一
    个笑脸。
    素芸越看越是喜欢的紧。
    「既然是山中孤儿,那夫君可给孩子取个名字,收他为子,又可给青峰山
    增添香火,夫君以为如何?」
    「夫人如此贤惠,竟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就叫此子玉仁吧,如今正好是排在
    玉字辈。」
    「对了,夫人,我给你带了一件法器,阮凤钗,看」
    素芸见徐阳子手里变出个钗子,仔细一看竟是极美,心中一暖,女子自是受
    不了男人如此哄骗,俏脸一红,佯装嗔怒道「去去去去,老夫老妻了,还如此」
    其实素芸心中甚是欢喜,把钗戴在头上,便扭头不理徐阳子,抱着孩子屋
    了。
    徐阳子脸上颇为尴尬,众子见着师傅在师娘手上吃瘪,忒的好笑,乱哄哄
    的笑了起来。
    徐阳子闻声顿时着脸「笑什么笑,罚你们再练剑一个时辰才准休息!」
    众子顿时跟打了霜的茄子一样都焉掉了,哭丧着脸又只好摆开架势继续练
    剑。
    说说笑笑,一天也就到了晚上素芸把孩子放在摇床里,看着襁褓中熟睡的婴
    儿愈发的喜欢。
    母性开始泛起涟漪。
    弯下腰,低头亲了下玉仁粉嫩的小脸夹。
    这时徐阳子进来,看到素芸翘着诱臀,弯着腰,胸前的一对白兔呼之欲出。
    出门那么多天,已是把他憋的紧,裆下已是怒目昂首挺立。
    一个闪身,就从后面抱着素芸。
    两只手探入素芸亵裤,已是摸上那粉嫩的蜜唇处。
    素芸被这突如其来的造变惊的一个机灵「啊谁!」
    头一看才知是夫君,顿时脸羞的通红「你个没正经的,啊怎的如此
    下流无耻,嘶噢」
    「夫人,为夫出门多日,已是憋的紧,早想早日来和夫人团聚」
    说着,手上的功夫也没停着,素芸的蜜唇处早已被徐阳子摸的泛滥成灾,素
    芸亦是多日未和夫君欢愉,只是矜持着。
    「不要孩子还在呢你,等等啊嘶啊别」
    徐阳子见素芸已入佳境,褪下素芸亵裤,扶着龙根就往素芸私处顶去。
    素芸弯着腰,直不起身来,蜜唇处水源源不断的流下,顺着那大白腿流淌至
    脚下。
    龙根在蜜唇出来磨着,一个顶身,竟全根没入那羞人处。
    素芸猝不及防下大叫着「啊等等嘶」
    素芸直觉一根火热滚烫之物已迫不及待进入自己身体,自己又是应接不暇来
    自夫君的冲击,枪枪到底,次次抵住花心,素芸不停的发出那抑不住的呻吟声「
    啊哦哦恩来了来了要来了
    妾身不要了啊」
    素芸快感如滔滔孟浪,一下子铺面而来,压不住的低声呻吟,已是高潮了一
    次。
    顿时全身软瘫了下来。
    徐阳子见素芸已是败下阵来,性抱起素芸,龙根再次被蜜唇吞入,素芸双
    手环抱着徐阳子,整个人竟是吊在了徐阳子身上,使了一招猴子上树。
    就这么来下,徐阳子已控制不住,全部射进了素芸花心。
    素芸被这滚烫滚烫的精汁刺激的又是全身颤抖。
    自此两人你侬我侬,浓情蜜语的抱着在床上睡去。
    懵懵懂懂,波澜不惊,一晃已是十五年后,玉仁也是出落成一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