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肉欲 - 国产国产人在线成免费视频 日本av在线观看无码不卡 国产av天堂亚洲国产av在线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深宫肉欲

深宫肉欲

明明灭灭的烟雾在大雄宝殿之间回旋、攀升。
    金色巨大的欢喜佛前正跪拜着一个粉衣襦衫的少女。
    少女在寺庙大佛前虔诚的祈求:“信女汐儿。一求父母兄长身康体健。二求家国平安。三求……三求郎君对我怜爱。”想到她未见面的未婚夫婿,不由的小脸红了红。
    “小姐,上完香了麽。许的什麽愿?”丫鬟小声笑问道。
    “才不告诉你呢。”
    “小姐脸红了,难道是说到您的未婚夫君?”丫鬟调笑。
    “坏丫头!”  致小脸上绯红一片。
    “小姐,如今春光这般好。我们回家时不如不坐小轿,沿路赏玩一番不好麽?”
    也罢,难得出门上香。小雪这个野丫头早就想好好疯一场了。想到这里,汐儿浅笑着许诺:“好啦,都依你了。”
    山下的主仆二人在小道边缓缓散步,春风含酥。
    汐儿随手摘下一朵路边小雏菊,笑看着丫鬟四处兴高采烈的跑跑跳跳。然而她并不知道自己秀美的  样,早已经引起有心人的侧目。
    渐渐的,那日头西斜了。原本还算宽敞的官道渐渐走的偏僻起来。
    真糟糕,只顾着赏玩春光。没想到这样晚了!
    “你慢一点儿!”眼看着侍女小雪采花采的越渐越远,她不由有些着急起来。
    她更不知道的是,此时正有几个人默默跟在她身後。
    只为等着她在偏僻的地方落单。
    “小美人?”
    “谁?”她警醒的回头张望,却感到一阵香气弥漫。接着……她什麽都不知道了。
    ──────────────
    刺啦,地窖的铁门被掀开了很大一个缝。
    久未见光的汐儿不得不眯着眼看向那边,这一看不得了!竟然陆续进来四个大汉。汐儿倒抽了口冷气。
    “果然是个我见犹怜的倾城美人!”
    大汉笑着耸动肩膀。
    “你们,你们干什麽的?”
    “干什麽?当然是干你啦!”他们!!怪笑。
    她紧握着自己的小手,提醒自己要镇定:“我乃风驰将军府的沈汐儿。你们、你们就不怕得罪我爹爹和哥哥麽?”
    “啧啧,原来你就是沈汐儿啊?那个太子殿下亲口求下指婚的未来太子妃?”大汉蹲下身来望着柔弱的少女,嘴巴里还啧啧惊叹着:“想不到今天咱们竟然有这麽大的福分!竟然能玩到太子的女人?”
    汐儿被他的大手紧紧捉住小脸,无法动弹分毫。她害怕极了:“放开汐儿!”
    “乖啊。”
    刚被紧捏的大手放开,她仓忙着要爬起来,却被他擒拿手,再度狠狠制服在胯下:“跑什麽,我不是要你乖麽?”
    “……不……不要……”男人的呼吸喷在了她的小脸上,双手双脚都被死死扣住。此刻,汐儿才明白了自己是有多无力。
    她露出了慌乱的神色。
    随着裂锦的声音,  前一片雪白已经露了出来。她娇羞悔恨的几乎要死去,无奈却被几个汉子牢牢抓紧四肢,只余一行清泪从眼角零落。只怪她太过柔弱。这麽容易就被这些人制服。
    白色的襦裙被褪到腿边,汉子们看的目不转睛。忍不住口吐秽言:“真是勾魂啊!这雪白的大腿,这迷人的酥乳!还不知道入了后会是怎生的销魂呢?”
    她的口中只剩下祈求:“不要……不要……”虽然她刚满十四岁,却也在他们的笑容上看懂了接下来会发生怎样可怕的事。
    “就让我来尝个鲜儿吧!”中年男人抢先搂抱住了她的小脸,舔吻着她的小嘴儿。‘啧啧’的直勾着她的丁香小舌。
    单纯的汐儿  本不知道她越是抗拒着被吻,那些汉子越是兴奋。
    此刻,一名黑衣大汉已经悄悄含住了她暴露在空气中的嫩乳,另外只空着的奶子被他紧紧抓揉在手中。
    这粗暴的揉捏,像是一道电流流过汐儿的脑海。她禁不住柔弱的哭泣:“……不要……不要……别这样……”
    “汐儿姑娘还是个处子吧?这麽生涩!哥哥我最爱玩弄处子了!来……把腿张的开一点儿啊。”
    感觉到自己的裙子被狠狠撕成了碎片,她的整个下体都暴露在几个男人的眼中。想着自己就要被多人奸淫的命运。她的泪珠犹如断了线的水晶般滚落。
    此时,一个紫衣汉子竟然钻入了她的双腿之间,开始抚着她的花瓣。她整个人开始颤抖:“……啊……你要干什麽……”
    男人邪笑着啧了啧舌,凑了过去用手指轻抚着,让那被爱抚的花瓣快速为他绽放。
    双眸轻闭,蝶翅一般的羽睫之上是细碎如珠玉般的泪珠。檀香般的小嘴儿微启着,似在索吻:“……求求……求你们……不要……恩……啊……恩……”
    忽然,汐儿猛地睁大了双眸。原来方才,那紫衣男人竟然将那中指,毫无停滞的直直探入了她细窄的美穴之内。
    进入的瞬间,她惊呼着启开了檀口:“……啊……你……哦……”体内因为紫衣男人的刺探更加频繁而痛楚难受着。
    余下的那位匪首将那暴露在空气中还弹跳了两下的巨  ,显摆似的在她眼前晃了晃。“美人儿,让我尝尝你用小嘴儿服侍人的滋味吧。”
    不待汐儿反应开来,那根长的黑色巨棒已经连根没入了她那嫣红的小嘴内。
    厚重的气味熏得汐儿几乎吐了出来,吞吐之间汐儿低声啜泣着哀求:“不要……不要……不要这样……”
    “哪样啊?”匪首邪笑着减缓了在那小嘴中的抽动。
    紫衣男人满意看着自己的手指在这倾城佳人沈汐儿的美  中进进出出,一种湿糯的感觉终於在美穴内蔓延开来。他邪笑着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裤子剥个精光。
    “不要对汐儿这样……恩……恩……”
    “不要再日你的小嘴儿了是不是?是这样麽?回答我!沈汐儿!”匪首忽然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在她的小嘴内抽差得更迅猛。
    “……哦……不要……不要再日汐儿的小嘴儿……哦……”深喉让沈汐儿的大眼闪出泪花,时不时的张口啜泣着。
    “真乖啊。宝贝儿。”匪首加快了抽送的动作,汐儿只能艰难的用小手推那匪首的身躯,却惹的匪首心中邪火爆发,插得更加卖力。
    “沈汐儿,记住今天。这是你结束处女之身的日子哦?要记得哥哥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哦!” 
汐儿的美玉小脸露出一际绝美而无望的笑意。
    “汐儿!!!”
    是谁?是谁在叫着她呢?她睁开美丽的双眸想看向地窖的大门,却怎麽也看不清远处的人。
    “汐儿,哥哥来了!我一定要杀了这群家夥!替你报仇!”
    “啊!”
    “救命啊!”
    是地狱里来的杀神麽?为什麽她看见四周弥散着血雨腥风呢?是那些贼的血吗?
    沈汐儿的目光没有焦点,本看不见那个仿若天神般的男子,正持剑走来。
    她已经支撑不住,彻底晕死了过去。
    ----------------------------------------------------------------------------
    人人皆知风驰山庄的大小姐沈汐儿是太子亲自看中的太子妃人选——年仅十四的稚嫩女娃,却成了那命定的母仪天下之人。就在临入宫的前三天,汐儿小姐玉体不泰。大婚为此延迟了一个月。这显示着她,还未入宫就已获宠。真是天大的恩赐啊!
    廊下的画眉叽叽喳喳的叫着,欢喜而明媚。
    然而此刻,沈汐儿却独自睡在闺房的绣榻上,美丽的蛾眉清锁,她的容颜更加绝丽了。
    一个月前她离家求佛,却被山匪捉去。谁知道,哥哥竟然单枪匹马的救回了险些被辱的她。
    可是,身为名门闺秀,香躯虽未被破,却已是不洁,简直是家族之耻。
    此时,送药的母亲推门进来亲自喂药服侍:“汐儿乖,你该喝药了。”汐儿却怎麽也不敢违背母亲,只得喝药。
    “汐儿,那天夜里从寺庙里回来後,你受了风寒。身子就一直不见好!真是,你哥哥和你爹爹,我们全家人都给你急死了呀。”母亲心疼的说道。
    对不起,母亲大人!汐儿……汐儿已经……她张口欲言,几次想将这番委屈告诉母亲大人,却本无法启齿、只余晶莹泪珠落下。
    母亲没奈何的摇头:“都要进了,还这麽不懂照顾自己。哎……”
    吱呀,门被推开又被从里关上。“汐儿。哥哥来看你了!”
    她连忙别过满是泪痕的容颜,不敢看着兄长沈临风。从回来到现在,她始终不知道该怎麽面对这个比自己大十岁的哥哥,那日她赤身裸体被山匪夹在中间疯狂奸的样一定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了吧?
    对於这件事,哥哥和她一直对家人三缄其口。因此,她也变得害怕看见哥哥。
    他关心的问道:“继母,我来看汐儿,她好点了麽?”
    她默默不语。
    母亲摆了摆手:“哎。你陪汐儿多聊聊吧。”带着贴身的嬷嬷,陆续离开了汐儿的绣楼。
    只剩下她和哥哥两人。
    “傻汐儿。哥哥带来你最喜欢吃的桂花糕呢。”他在她的床边坐下,痴痴的看着她。
    “汐儿不想吃。”她埋在绣被下的小脸,发出闷闷的声音。
    “你终於肯和哥哥说话了呀。”
    听到哥哥温柔的话,汐儿满腹委屈和悲伤化成一句娇啼:“哥哥……”她嘤咛了一声趴在了他的身上,啜泣着。
    “汐儿别哭了,你哭的哥哥真的好心疼。”他抚着她柔弱而娇媚的身躯,搂抱住了她的身躯。
    “呜呜。”
    他咬着牙,不由自主的说道:“都怪我,要是那日我早到一些……。”而那个连主子都看不住的贱婢,他已经让她得到应有的下场——那就是送她去见阎王!
    “哥哥?”她有些吃惊的望着表情变得可怕的兄长。
    他扯了个生硬的笑容安慰汐儿:“没事。”
    “哥哥,以後太子殿下还会喜欢不洁的汐儿吗?”想到了未婚的夫婿太子殿下,她就心痛不已:“如果知道真相,他一定不要汐儿了。那汐儿……汐儿……”小鹿一般的眼睛闪烁着出处动人的泪光。
    “如果他不要汐儿!我要!”沈临风咬牙切齿的打断她的话,凭得什麽?他一直守护在手心里,视若珍宝的汐儿!
    他忽然动情得攥住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汐儿,不要入宫嫁给太子了。跟我走吧。我会永远照顾你!”
    “哥哥。你在胡说什麽呀?”汐儿微启着嫣红小嘴,满面地吃惊。
    “汐儿!我爱你!”
    他炽热的告白,让汐儿吃惊着悄悄往後挪动身躯。
    他抓住欲逃的她,紧紧扣住她那雪白而纤细的双臂。
    “不要。哥哥……”她挣扎着。
    “汐儿!”他凑过去猛地吻住了那张嫣红小嘴儿,将那乱动的小手压制在身下,另只手将她那充满女曲线的丰满玉在手心中用力揉搓着。
    “不要……唔……”汐儿摇着头,晶莹的泪珠慢慢从眼角聚集。
    然而他只是更加用力的舔吻着和抓着她洁白的圣女峰。
    汐儿被他推倒在绣床之上,她惊恐的睁大美眸。“哥哥,你怎麽了。我是汐儿啊……唔……”
    “我早就爱着你了,可是我一直把这份感情藏在心中。那天看见他们一起你,抚你。我心中又恨又怒!为什麽连山贼都能……唯有我,唯有我不能得到你!”他一把扯开汐儿身上原本就轻薄的寝衣,埋首在那对雪白而挺立的乳房上动情地舔吻。
    前的舔吻和撕咬让她羞愤难当:“哥哥……你再这样……我就喊人进来……唔……”汐儿的泪珠一颗接一颗滑落,为什麽会这样。他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啊!
    “你可以试试啊!你如果想让继母亲眼看见我破了你的处子身。可以啊……”他缓缓抬起头,忽然笑出个很冷漠很可怕的笑容。
    汐儿紧咬住下唇,狠狠地在哥哥的背上敲打。“哥哥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汐儿!”然而那顿小粉拳,没有让他醒悟,反而心头更加燃起把邪火。“我早就想这麽对你了!知道么,小汐儿,我的梦里,你早已承欢千百回……想来现实中你的滋味会更甜美!”他解开了自己的下衣。露出了他那杀气腾腾的巨龙。
    哥哥的那儿实在太巨大了!比起那日差点儿要插入的壮硕男根还要大几圈,粗如儿臂,青筋凸显。汐儿不敢置信,摇着头啜泣,楚楚动人的面孔让人更想蹂躏。
    “汐儿。”他低吟着,将巨棒在硬被自己分开的雪白双腿之间摩挲。
    汐儿瑟瑟颤抖,嫣红的小嘴紧咬着。却无法接受这即将到来的事实。方才喝的安神药也开始发生作用,她觉得自己的头好晕好晕。手脚也失去了力气。
    纤细的手脚只能任由着哥哥压开,而那美丽的粉色花瓣也因为哥哥的摩挲而发抖。
    “……不要……哥哥……”汐儿的祈求声柔弱而又娇媚,像是小猫的呻吟声般诱人。“……哦……恩……”
    “汐儿……我的小妖精……”他低声呻吟着,感受着她丝毫无力的抗拒。是那样的绝美而惹火。
    “唔……”他低沈着嗓音,扶住紫红的肉棒,缓缓地在穴口轻探。
    “……不要……不要这样对汐儿……哥哥……恩……”
    然而,就在此刻。他扶着她不着寸屡的洁白纤腰,狠狠地贯穿了她那层纤薄的小膜。温热的血洒在他的男根上,却因两人毫无空隙地结合而无法流出。
    紧窄无比,温热暖湿。
    汐儿!你终於被哥哥到了啊!
    进入的瞬间,她的眼泪因为哥哥的暴而落下:“……哥哥……不要……啊……”她紧咬着下唇,蝶翅般的羽睫下点缀着点点星光。然而她没有一丝力气反抗。
    “汐儿……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好紧……都被我插了那么久,怎么还这麽紧呢……”他一边噗嗤噗嗤的猛干着汐儿,一边低下脸去舔吻着她,逼迫她与自己口舌相缠。
    “唔。”汐儿一边无力的任由着他干,一边轻推着要强行闯入她甜蜜小嘴中的长舌。点点蜜津在他的舔吻之中,缓慢流下嘴角。靡中带着另类的蹂躏之美。
    “……汐儿……我终於得到你了……你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告诉我……现在谁在你的……告诉我……”他奋力的抽着,靡的气味在房内四散。
    噗嗤噗嗤的交合之声,体啪啪的撞击之声,都在告诉自己已经得到了汐儿的身体。
    “……唔……”汐儿眼神渐渐涣散,有些无神的任由他干。
    “说话啊!”他的手紧紧揉抓着那对因为欢爱而弹跳的小兔子。
    点点撕裂的血丝混合着交合的在他们的交合处晕染,他眼睛血红的更加卖力。
    “……唔……哥……哥……是哥哥……哥哥在……汐儿的小……恩……”她无力而不自主的呻吟着。
    他的眸色转深,将半昏半睡的她一把抱起,翻了个身子。让那弧度圆翘的雪白小臀对着自己的巨棒,借由着方才的花液,他刺溜声就直直进她的美,深深地进了那子宫。
    也不知过了许久,她周身都满是他的和交合时的汁。
    汐儿,他终於彻底得到她了!
    “唔。”不知何时已经陷入昏迷的汐儿渐渐恢复了意识。那巨屌依旧牢牢在自己内,然而哥哥却趴在她的房上睡着。
    晶莹泪珠的一颗接着一颗。
    他醒来望着在床边缩成一团啜泣的妹妹,他一把拽过了单薄而发抖的汐儿,俯在她的耳际轻轻说道:“汐儿吾爱,既然你不跟我走。我只能在你进宫之前,牢牢的将你锁在我身边。做我的小小性奴。哥哥会好好调教你,让你拥有淫乱皇室的资本!”
    汐儿吃惊的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你疯了。哥哥!”
    他的巨再度变得巨大:“是啊!从我爱上你的那天,我沈临风就已经疯了。汐儿!”那阳物毫无预警的,忽然再度狠入她那湿滑紧致的美穴。
    疼痛感瞬间袭来,汐儿望着眼前的他。视线再度变得恍惚起来。
    她不知道,这只是她成为哥哥夜间脔宠的一个开始。